中国文化研讨会第十八届年会纪实


记者魏于君在波士顿报道/1。中国文化研讨会第十八届年会在哈佛大学燕京礼堂举行。

会议开始时,哈佛燕京图书馆馆长郑炯文和哈佛大学东亚系教授赵汝兰分别致开幕词。

第一天早上,哈佛大学燕京学社社长杜维明教授主持了关于法制和公民社会的讨论。

首先,台北中央研究院研究员刘文飞讨论了湖南农村女性写作体系(女性剧本)及其在20世纪80年代的衰落,以及传统的女性剧本演唱体系& 8212;《三代书》& 8212;-它已被港台流行歌曲所取代,引发人们的思考:如何在不丧失传统的情况下实现现代化。

大陆清华大学哈佛燕京学社访问学者秦辉教授在对经典与现代性、法家与儒学、法官与官员的广泛介绍和论证中,提出了中国民主化的大前提:公共共同权力(如国家和地方当局)不能侵犯人民的基本人权。

他指出,人治传统是中国走向真正法制的最大障碍,而政权对人权构成最大威胁。

缺乏有保障和有许可证的非政府组织资源(如信仰团体、民间社会等)。)是中国民主和法治的最大难题之一。

因此,他认为任何形式的非政府组织对中国走向民主和法治都具有重要意义。

哈佛访问学者、中国大陆华南师范大学的陈晓萍教授,在“社会道德与私人道德简论”这一主题上,从学者的角度来区分和讨论一些社会现象,具有很大的创新性。

他从梁启超那里定义了私人道德和公共道德& 8212;从“独处”和“善待他人”出发,阐述了在健康的社会中,必须遵守共同的社会契约(如社会道德),但同时,个人的权利也必须遵循密尔的“无害原则”。也就是说:对于社会道德范围内的一些事情(如谋杀和纵火、迫害人权),为了保证大多数人的利益,我们必须集体谴责或攻击他们;但是对于私人道德范围内的一些事情(如个人信仰),我们只能与他们沟通或建议,而不能强迫他们接受或放弃,甚至更多。

下一次关于文学艺术和媒体的讨论由哈佛大学艺术史系和建筑系的王跃晋教授主持。

北京大学中国画研究所所长朱青生教授从中国文人画开始,从绘画欣赏开始。他谈到了一种接近真理的方法,即如何理顺认识者和被认识对象之间的关系。

他说,由于同行不一定欣赏彼此的作品,如果没有自己的50张彩票双色球推荐预测来真正投入其中,任何仅仅基于道听途说的赞扬或批评都站不住脚。

南京大学文学信息部的张志强教授谈到了中国出版业的现状和与世界的差距。

出版业具有双重角色,既关系到商业,又关系到文化和传承。

他说,国内出版业可以用“儿童和成人”来与国外相比。

中国出版业的繁荣必将有助于中国文化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

然而,系统性的审查和封锁、统一环境下极低的竞争密度以及出版业自身的职业道德和质量都在愿望和现实之间留下了相当大的差距。

哈佛大学东亚系的周殷诚教授“从电影中谈起”,并对朱青生教授的话印象深刻。

她谈到了东方电影艺术的含义,与西方现实主义和印象的比较和区别,以及美国、英国、日本和中国早期电影的发展与当时该国当地人文情怀的关系。

她说中国的第一部电影是将谭鑫培的京剧《定军山》从一部戏剧搬上银幕。

作家余华的演讲和他的作品一样有趣。他“谈文学”,以卡夫卡的作品《飘向东方》和享誉世界的中国饺子为例,谈地方与现代的相互接受和融合。

他提到,作家文赋因他的书《美食》在欧洲成名后,他甚至被邀请在巴黎的世界美食大赛中担任评委。

他认为传统的东西不应该消失,因为它们在现代化过程中是开放的、包容的和创新的。

& 8221;title = & 8221(左起)刘文飞教授、清华大学秦辉教授、北京大学张谦教授、北京大学张静教授、华南师范大学陈晓萍教授& 8221;class = & 8221size-large WP-image-7265844 & 8243;/>(左起)刘文飞教授、清华大学秦辉教授、北京大学张谦教授、北京大学张静教授和华南师范大学陈晓萍教授主持了剑桥新语言学会陆惠峰先生第一次下午关于科学、技术和教育的讨论。

H2O工程公司总裁、水利专家江宗仁博士学识渊博,同时也是一名商人。然而,他在演讲中仍然没有失去作为学者的真正品格。

他从一张从长江到“黄河”的简单幻灯片开始。

值得一提的是,波士顿大学教育学士吴敬亭的演讲受到了包括李耀子博士在内的几位学者的欢迎。

吴敬亭从两代情和八一勋爵的故事入手,提出了当今社会资本和物质欲望的追求与精神生活的精神追求之间的尖锐矛盾。

当人们用现实的原则和财富来衡量成功,甚至指导教育时,当人们被视为生命、宇宙和人类基本问题的替代追求者时,教育走向何方?教育的最高意义是什么?这确实是一个人们应该认真考虑的大问题。

最后一位发言者是90岁的美国工程学院院士、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李耀子,他介绍了自己的自传《灵感与自由》。

经过特别讨论后,哈佛燕京学社的黄万生教授在一小时的自由演讲中客串演出。

短暂的延迟、无休止的对话、关于本地化和现代化的讨论在灯亮的时候结束了。

发表评论